Featured image of post 《人生大事》影评

《人生大事》影评

温馨提示:内容可能涉及剧透,如果你计划自己观看,就请不要阅读我的观后感。

IMDb 页面:Lighting Up the Stars (2022)

入殓师

我对于小鲜肉一向是不感冒的,朱一龙这个名字也只是听过,并未将这个人名同演员的脸联系起来过。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我可以安心地享受电影阐述的故事本身,而无需受到演员自身名气的影响。

现在要我评价,我想到的第一个词就是「不违和」,朱一龙饰演的莫三妹确实有那味儿:刑满释放的颓废感、既不算瘦骨嶙峋又不壮实的普通身材、些许自私和些许英雄气。这些因素糅合成了一个活生生的角色,我们会觉得这就「应该」是我们日常生活中能见到的一个自食其力的平凡男人。

「入殓师」这个称呼有的人认为过于正式。我之前也看过日本的《入殓师》这部电影,很受感动,两国的入殓师其实都遇到了类似的问题:世人普遍不解甚至反感这一职业。日本那位主角原本是大提琴乐手,确实算得上是体面的工作,成为入殓师以后哪怕是妻子,也不是一开始就理解的,更不用说其他人了;而莫三妹这个工作则是祖传的,虽然入职的路径不一样,但两人的无奈却有异曲同工之妙。

从某种角度来说,理解工作存在的意义比喜欢做这件事本身更重要;或者说,理解工作的意义能进而内化成对工作的悦纳。入殓师这个职业很多人平常都唯恐避之不及,但人终有一死,除非是无有亲朋好友、子孙后代帮忙操办,否则是不能走得不体面的,那么帮死者体面,能绕开入殓师吗?平日看不起,要用时又希望召之即来,这是一种权责的割裂。

很多中国人一向是讳谈死的。然而死一定是坏事吗?不然。在某些情况下,死是值得「鼓盆而歌」的,至于某些反动派之死,那更是值得「开香槟」的。古人云:「生亦何欢,死亦何苦」,死是一体两面的,它可以结束一切,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在此附上我对哔哩哔哩 UP 主「一食纪」自杀事件的评论:

从朋友口中听闻此事,未曾听说此视频博主,故查看了其告别视频。

64.7 万粉丝,在 UP 主这一行,也并不算少了。

倒是满屏弹幕「你别走」「留下来」「坚强点」之类的言论让我不太开心。

我们往往认为「生」是好,「死」是坏;「求生」是勇敢,「求死」是逃避。

然则生命本就无任何意义,无论你我,抑或是我们整个族群,喜欢生存,只是一种物竞天择的本能罢了,至于生死本身,并没有什么区别。

我必须要说,我为他感到高兴。

我们都知道,手上若是持有一支长期亏损的股票,正确而理性的选择是割肉抛掉而不是套死在那里。一份工作若是干起来很没劲,那就换一份。为什么将同样的道理迁移到生存这件事情上就难以理解了呢?

你口中的世界,是你眼中的世界,而非我眼中的世界,也不是他眼中的世界。如果以你那感觉还行的世界作为逻辑基点去劝导想离开世界之人再待一待,恐怕是自私且片面的。

他离开了这个世界,他结束了他眼中不值得留恋的操蛋生活,他的折磨结束了,如果你真的理解他,真心乐其所乐,这难道不应该鼓盆而歌吗?

我想,真正的尊重,是尝试见他人眼中之所见,未必窥得全貌,但至少能多一份理解和包容,让日子好过那么一点。

在我看来,只要是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就是高贵的,至于做什么事,没有分别。我看不起那些四体健全的乞丐,绝不理睬;但若是遇到了流浪歌手或演奏者,我反而乐意慷慨解囊。至于一个职业因为赚钱多少而地位高低,这我认为是社会评价标准的问题。因为我真的不相信有人比普罗大众多长几个脑子,一年能贡献出 9000 万来的。

综上所述,入殓师为死者提供了最后的体面,他们的手艺也是无可替代的,从这个职业本身来讲,有其正当性和存在意义。我们可以鄙视某些无职业道德的入殓师,但如果对此整个群体持有偏见,那恐怕是非蠢既坏的。

关于入殓师的想法就写到这。

熊孩子

吴小文是熊孩子吗?

我想是的。外婆毕竟逝者已矣,如果不能顺利完成身后事,会造成包括卫生在内的一系列问题。但小文是不懂这些的,她也不知道死亡为何,她只有世上唯一对她好的外婆,可现在连这唯一的一个人也失掉了,因此抱有否认、拒绝的心态并做出相应举动算是情理之中。但我一开始确实觉得这孩子挺烦的,嚷着「还我外婆,还我外婆!」然后搞各种花里胡哨的骚操作,给人们造成麻烦。

但后面看着看着越发觉得这孩子有一颗金子般的心,朴实善良、有情有义。领会到这些以后,回过头来再想想,也没有那么介怀了,只觉得这是个可爱的娃儿。不得不说编剧的功力确实强悍,能将人物塑造得如此真实且到位;当然小演员也很厉害,全然地贯彻了编剧、导演想要的效果,令人敬佩。

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社会化抚养的重要性。在当下,因为各种原因无法获得父母照顾的儿童不在少数,如何保证他们能同其他家庭状况完满的孩子公平竞争,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必须严肃对待的问题,青少年的教育正是国家的未来,但目前对于人教版数学教材事件的处置让我颇有些担忧,我认为重视程度还远远不够。社会化抚养在当下阶段的工作,不是直接一步到位所有娃儿都收拢到一起接受集体教育;而是为得不到教育保障的孩子提供起码的、不那么失衡的起跑线。时间一年一年过去,农村孩子上大学的比例越来越低,这是很值得警惕的现象,除非所有大学生一律都要求上山下乡插队,否则保证农村青少年的教育质量就是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

尾声

祝愿所有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得到社会的尊重!

祝愿所有祖国未来的花骨朵得到公平的教育!

Written by ZexWoo. All rights reserved.
Built with Hugo
主题 StackJimmy 设计